全国服务热线:15168813689

联系我们

马吉刚律师  15168813689

微信(QQ):2278006637

Email:malvshi178@163.com

地址:济南市解放东路东首金宇大厦14楼(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北门对面)

股东维权与股权设计业务

所在位置:首页  > 业务范围股东维权与股权设计业务

股东会决议对未出资股东除名时,该股东的表决权应排除在外

更新时间:2020-03-21 点击数:217

最高法院《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首次对股东除名作出了规定,确定了解除股东资格的基本规则,确定了解除股东资格的基本规则,填补了现行立法的空白。但关于股东除名的规定比较原则,形式上并未明确未出资股东是否有权行使表决权。对于司法实践中,正确理解和适用该股东除名规则,合理保障公司及诚信股东的合法权益,具有积极的借鉴价值。

一、股东除名规则

条件方面,要求拟被除名的股东须为“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的股东;(注意是指完全没有出资,部分出资的股东不在此列,虽然有个别省高院判决认为,可以保留股东实际出资部分的股权,除去未出资的部分,该种规定显然违背了该制度的本意。)

程序方面,要求公司履行催告程序,经合理期催告未果的,能且仅能以“股东会决议方式”解除拟被除名股东的股东资格。虽然解除股东资格属于严厉的措施,带有惩罚性质,但最终尚须落实到有无有效的股东会决议。可见,该规定一方面充分尊重了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属性,明确有限责任公司可以通过内部自治的方式来决定是否将未出资的股东排除出公司体系,另一方面,对公司内部自治的方式作出严格限制仅能采取股东会决议方式。   二、关于行使股东除名表决权的


  股东表决权例外排除制度,仅见于《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该规定表明,我国立法中认识到了股东表决权排除的需要,但未明确或许可在类似条件下的适用。真正决定是否适用未出资股东表决权排除规则,根本上尚需从除名规则本身及功能入手。
  首先,股东除名规则是有限公司人合性正当重构的规则,允许不出资股东行使表决权将致使上述目的落空。一旦股东违反了法定或章程设定义务,其行为危害到公司或其他股东利益时,公司内部的信任基础遭到破坏,股东间的矛盾将直接导致股东参与管理的热情与股权结构发生冲突,甚至导致公司僵局。股东除名规则则是对人合性进行合理重构的重要制度,通过把不愿继续与其他股东合作、导致公司出现僵局的股东驱逐出公司, 以满足股东之间合作关系的存续纽带。倘若股东除名决议允许未出资股东行使表决权,而该股东的表决权持股比例又足以影响决议通过,则所谓的人合性重构则永远无法实现。也是自己做自己的法官现象在该情景的展现。

其次,股东除名时,允许不出资股东行使表决权将致使除名规则异化为控股股东打压中小股东的工具。《公司法解释(三)》规定的除名规则适用对象是未出资股东,并非限定于控股股东还是中小股东,而从保障公司资本维持的角度出发,除名规则适用于未出资的所谓的控股股东。股东若未实际履行义务,作为股东资格重要标准的出资不复存在,对其权利应予以制约。如果大股东名义上占有控股地位,实际根本未出资却能绝对控制公司表决权,该情形本身就是对公司、小股东利益的极大损害。若要求此类大股东在股东除名决议行使表决权,根本无法实现要求大股东履行出资义务的效果。与之相反,除名规则却会异化为所谓的控股股东随意排挤中小股东的利器。
  再次,股东除名中允许不出资股东行使表决权将严重损害市场诚信机制。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市场主体的存在,是社会契约理延续、发展的产物,它是股东基于相互约束的契约组建而成,是股东自身利益与共同利益的归属点。
明确不出资已构成根本违约,公司或其他股东与其的契约可予以解除,而其作为根本违约者,当无选择余地。公司通过剥夺不出资股东的股东资格以明确诚信出资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综上分析,
未出资股东表决权排除应是除名规则的“立法”本意所在,是除名规则的基本要件,以从根本上保障除名规则功能发挥。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济南公司解散律师